家中国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405|回复: 0

差点把女儿干死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1-6-21 09:28:0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老孙头是村里的知名人士,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保持着村里的几项记录,至今无人打破!
      第一个记录就是老孙头是村里结婚年龄最早的一个。他十七岁就娶了婆娘,十八岁就当爹,这一记录在村里那是独一份,估计今后也没
人能打破了。   
      第二个记录就是老孙头是村里唯一当过官的人。文革期间,老孙头也是十里八村的风云人物,凭借着祖上几十代的要饭出身,年青时候
的老孙头当上了公社革委会的副主任,可惜好景不长,没当两年就让另一伙造反派揪下了台,不过,再怎么说他也是村里唯一吃过皇粮的人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第三个记录就是他老孙头是村里结婚次数最多的一个,谈起这个记录就让村里的年青人们羡慕不已。   
      老孙头一生结过三次婚,头一次结婚还不到五年,婆娘给他生了两个女儿之后就生病死了,第二个婆娘嫁给他还不到一年就跑了,最后
又找了个比自己大十岁的寡妇,这回倒是没跑,可嫁过来没几年,原本白白胖胖一个人就变得精精瘦瘦,后来又命丧黄泉。从这起就没人敢嫁
给他了,而且两个女儿也长大成人了,他也慢慢变成了老孙头,才收拾起心情,不作它想了。
     
     
      当他的第三个婆娘还没去世的时候,有一次无意中透露出他的一个秘密。婆娘和隔壁的五婶关系好,无话不说,有一次告诉五婶,说老
孙头下面那东西无比粗大,有点像公马那玩意了,厉害得很,听得五婶羡慕不已,到处传播。于是,这就成了老孙头的第四个记录,就是那玩
意在村里可是屈一指,无人敢比!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现在老孙头不比以前了,两个女儿早就嫁人了,家里就留他一个人,尽管有四项记录的光环罩在身上,但也倍觉孤单。家里的地也不爱
种了,索性租给别人种,每年乐得收点租子。去年的时候,老孙头弄了一条船,从此吃喝拉撒睡全在船上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村子外面有一条江蜿蜒而过,平时人少,村里人虽靠水却并不吃水,以水为生的人不多,老孙头乐得清静,天天划着船打点鱼,晚上的
时候,在船头煮鱼,顺便喝上几杯,坐在船头看日升日沉,听暮鸦归林,活得滋润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这天,老孙头运气不怎么好,只打到两条小鱼,索性就划着船到了下游,两岸风光正好,老孙头想起这儿离大女儿孙秀英家已经不远了
,不如到她那里去吃午饭,随便看看自己的两个外孙,就把船靠了岸,系在江边的一棵树上,朝着远处的村子走去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刚翻上坡,老孙头远远地看见对面走来两个人,有一个好像就是自己的大女儿孙秀英,旁边跟着一个年青人。老孙头张开嘴正要喊,就
看见两人钻进了旁边的玉米地里,老孙头心想:“这么热的天到玉米地里干什么?”也就不再喊了,跟着就走了过去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走近那块玉米地,老孙头就听到有人说话:“秀英婶,你的屁股真大!”   
      接着是孙秀英的声音:“大你妈个X,你妈屁股才大呢!”   
      老孙头吓了一跳,不敢再走,就趴在坡上的一个石头后面向下看。   
      只见孙秀英正蹲在玉米地里解手,裤子都脱了下来,光着个又白又圆的大屁股蹲着,旁边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青人,正嘻皮笑脸地盯着
她看,孙英秀伸手打了那年青人一下,笑着骂道:“看你妈个X,没见过女人撒尿呀?”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老孙头就觉得心里“铛”地一下,脑子里一片空白,就看见孙秀英两腿间黑漆漆的,无比神秘。再一看,这个年青人也认识,是孙秀英
丈夫的侄子,叫何国明,自己去年去女儿家时还见过面的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就见那何国明道:“是呀,是没见过女人撒尿呢!婶撒得真好看!”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团纸来,蹲下身去,“婶,我来给你擦干净!”
伸手就去擦秀英的下面。   
      孙秀英也不去管他,笑吟吟的看着他,说:“你小子手可别乱摸喔!让你二叔看到了非要你命不可!”   
      何国明把婶子的阴部擦干净之后,又伸手摸了摸,孙秀英才穿上裤子站了起来,四下看了看,说:“快点走吧,不然回去又晚了!你娘
又要骂你了!”   
      何国明嘿嘿笑道:“婶让我亲亲再走!”   
      秀英就骂他:“日你娘个X,快点走吧,改天有时间了再说!”   
      何国明只好无可奈何地跟在孙秀英后面走了。   
      “丢先人的脸呢!丢先人的脸呢!”山坡上的老孙头气愤得趴在地上,半天没回过神来。“这个骚婆娘,丢你先人的脸呢!”老孙头擦
了擦脸上的土,吃饭的心情也没有了,干脆转身又下了坡,回到江边,解开船,向上游划了去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此时正是午时,两岸的蝉声鸣叫,江水清悠悠地渗人心脾,老孙头在船头了会呆,半天才喃喃自语道:“妈的,女人!女人!”   
      这天晚上,老孙头船上的油灯亮了很久,他坐着出了会神,又抬头看了看田野,蛙声四起,远处有萤火虫在飞,老孙头叹了口气,一口
吹灭了灯,就躺在船头,嘴里大口大口地出着粗气,手却慢慢地伸进裤裆里去了,一阵一阵地上下蠕动,好半天才静下来,老孙头长出了一口
气,闭上了眼睛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江水里“刺”的一声,鱼儿跃出了水面,然后又落下。   
      (二)   
      村子里又传出了谣言,这回的主角竟然是村里的知名人士老孙头。   
      谣言是从村东头的五婶传出来的,很快就风靡了整个村子,原因是老孙头亲自上门要五婶给他再寻个婆娘。老孙头最后一次娶婆娘已经
三十年前的事了,如今他也是58岁的人了,突然起了这个心思,当然在村子里要算得上是爆炸性新闻,特别是那些妇人,传得有滋有味,乐
此不疲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后来,话就传到老孙头耳朵里,气得他双脚乱跳,在船上骂了一回,可惜没人听到,老孙头心想:“你们他妈的一个个都有婆娘有汉子
,天一黑就可上到床上抱头乱整,老子呢?几十年没沾过女人了!妈的,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!”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老孙头等着五婶给他回话,没等来五婶倒等来了大女儿孙秀英。   
      孙秀英今年快四十了,出嫁前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俏姑娘,长得细眉大眼,如今两个孩子都十多岁了,看上去还是挺精神,收拾得很干
净,看上去白白嫩嫩的,在农村里很少见。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见到大女儿,老孙头心里就“咯”地一下,像是什么东西碎了,一下就想起那天在玉米地里见到的事来,就像吃了只苍蝇,浑身不自在
。   
      “你咋来了?家里有事呀?”半天老孙头才吐出一句话来,坐在船头看他的渔网。   
      孙秀英费了半天的劲,撅着个大屁股,好容易才爬到船上,坐在船头喘气,说:“家里没事呢!刚收完豆子,我来看看爹!”   
      “我有啥好看的?”老孙头回过头来说,秀英的胸脯胀鼓鼓的,正剧烈起伏着,老孙头忙又回过头去。   
      等了半响,孙秀英才试探着问:“爹,听说,你准备再找个老伴?”   
      老孙头心想,“总算是说出你来的目的了!”于是就回过头去,看了女儿一眼,“嗯,有这事!”   
      孙秀英倒不吃惊,早有准备,道:“爹,你都是快六十的人了,还找什么老伴啊,我都快四十了,你要是再给我弄个妈来,你叫我们这
些当儿女的脸往哪儿放呀?”   

      一连串讲得老孙头有些抬不起头来,心里也在盘算自己这回是不是走错了,但嘴上却硬:“你说得容易,老子一个人过,晚上连个说话
的人都没有,你们从来就不知道孝顺你爹,从来不管老子的死活,现在倒管起来了!”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父女俩吵了一下午,眼看天快黑了,孙秀英总算使尽浑身解数,让老孙头打消了找老伴的念头,心满意足地开始洗鱼,给老孙头做饭吃
。   
      老孙头倍受打击,坐在船头喝酒,有些丧气,看着夕阳一点点沉下去,远处的山坡上,暮鸦归林,树林里飘出缕缕炊烟。孙秀英撅着屁
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MyChinaMyHome.com

GMT-5, 2014-9-2 13:4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